宜华健康负面消息不断 财务数据有造假嫌疑

国内新闻 阅读(1489)

  红刊财经柳川

  编辑/承承

房地产转型医疗综合服务业益华健康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处于负面状态。此前“自有股票爆出的外币融资炒作”引发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调查。后来,第二大股东林正刚因经纪人“违约”被关闭。更重要的是,该公司近年来的财务数据仍然存在欺诈行为。

益华健康原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在2014年房地产市场收紧期间,它将业务从主要房地产转变为“医疗综合服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系列现金并购使得益华的收入健康。它经历了快速增长,从2015年的10.31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2.04亿元。然而,与收入的持续快速增长相比,2016年家庭净利润在达到7.43亿元的高位后大幅下滑。2017年2018年,分别仅实现了1.74亿元和1.77亿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由于持续的并购,益华健康的商誉总额达到19.27亿元,与其净资产24亿元相比,商誉占净资产的80%以上。

一方面,业绩继续低迷,而另一方面,负面消息自今年以来持续。年初,益华健康被媒体曝光“用场外资金开发自己的股票”,并引发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盘函。 6月份,第二大股东林正刚“被动减持”公司股票608万股,因为林正刚被经纪人“违约”关闭。就在公司陷入轰动一时的风暴时,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邱海涛最近几天突然宣布辞职。这一举措显然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

对于这样一个消极的新闻企业,《红周刊》记者近年来整理了他们的财务数据,发现益华健康在过去几年的收入和采购数据显然是不合理的。不排除怀疑数据欺诈。

收入数据存在很大疑问。

在查看益华健康的2015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时,《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的财务数据有些异常。

2015年至2018年,益华健康营业收入分别为10.31亿元,12.96亿元,21.16亿元和22.04亿元。考虑到国内增值税因素的影响,益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2065.38万元,143,596,100元,231,555,400元和2,384,815,600元。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益华健康的“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00,769,290元,1,452,665,300元,17,904,883元和2015.20万元。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的预收款分别增加了-471.95万元,4484.1万元,-5345万元和-41.44万元。剔除预付款项的影响,2015年至2018年收入的现金流入分别为105,488,400元,14,004,340元,179,579,800元和201,826,410元。

Yichen Health从2015年到2018年的含税收入和现金流量数据相互检查。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的含税收入为154,164,400元,比现金流入多35,537,800元。 5,1976,560元和36255.15万元,理论上这些未实现的收入将形成新的索赔,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事实上,2015年至2018年,益华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3366.33万元,28219.47万元,8530.32万元和10313.78万元,坏账准备金额为207.69万元。2675.98万元,5545.55万元和998.26万元,相应的原值分别为2533.93万元,3076.59万元,9083.89万元和1,130,297,400元。由此可以推断,益华2015年至2018年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原值的原值分别为251,118,500元,5,421,600元,600,700,800元和22,191,500元。

显然,这一结果明显不同于理论上的新债权。其中,2018年,收入虚假增加14604.1万元,2015年实现超过99,472,100元。

此外,益华健康仅在2016年和2017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了终止确认的银行承兑汇票数据。其中,2016年终止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为327,500元,2017年为71.5万元。因此,即使我们考虑到对该法案的认可的影响,我们也无法解释上述数据的差异。

大量购买费用未知

除了对收入数据的疑虑,《红周刊》记者发现,怡华健康的采购数据也存在疑虑。根据财务报告,2015年至2018年,益华健康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2910.2万元,1501087万元,3190.768万元和26695.7万元。 2015年至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购买金额占总购买金额的比例分别为31.05%,29.5%,35.99%和21.94%,可以从总购买金额4,157,879,700元,50,884,100元,880,657,700元和分别为1,251,108,800元。考虑到增值税的影响,益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购买分别为4864.79万元,59,534,400元,1,032,728,700元和1,143,353,100元。

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的“购买商品和劳务现金”分别为415,842,700元,55,145,680元,56,865,400元和778,705,100元。同期预付款分别增加20,873,740元,56,570,500元,-1,773,800元和-16,349,100元。不计预付款的影响,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共花费了207.01亿元,14525.17万元,57042.62万元和94219.22万元。

包括含税购买和现金支出在内,益华健的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购买和现金支出之间的差额为2086.84万元,52330.98万元,3,161,845元和2729.16万元,理论上这些差异将反映在新债务中。

事实上,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新增加14178.8万元,847.46万元,9572.1万元和6739.7万元。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数量存在巨大差异,分别为667.10万元,438,318.4万元,2204.228万元和-4010588万元。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益华健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分别增加22,190,200元,1,425,511,000元,29,171,800元和20,843,640元。同期,益华健康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的建设支付现金1312.27万元,3,651,190元,561,140,900元和5098.76万元。新长期资产与现金支付的差额分别为90,684,500元,1,388,899,100元,-26,968,100元和-30,144,200元。即使考虑到差异的影响,也无法解释购买数据和应付款之间的数据差异。

(本文发表于7月13日《红周刊》)

红色杂志财务刘川

编辑/继承

房地产转型医疗综合服务业益华健康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处于负面状态。此前“自有股票爆出的外币融资炒作”引发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调查。后来,第二大股东林正刚因经纪人“违约”被关闭。更重要的是,该公司近年来的财务数据仍然存在欺诈行为。

益华健康原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在2014年房地产市场收紧期间,它将业务从主要房地产转变为“医疗综合服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系列现金并购使得益华的收入健康。它经历了快速增长,从2015年的10.31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2.04亿元。然而,与收入的持续快速增长相比,2016年家庭净利润在达到7.43亿元的高位后大幅下滑。2017年2018年,分别仅实现了1.74亿元和1.77亿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由于持续的并购,益华健康的商誉总额达到19.27亿元,与其净资产24亿元相比,商誉占净资产的80%以上。

一方面,业绩继续低迷,而另一方面,负面消息自今年以来持续。年初,益华健康被媒体曝光“用场外资金开发自己的股票”,并引发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盘函。 6月份,第二大股东林正刚“被动减持”公司股票608万股,因为林正刚被经纪人“违约”关闭。就在公司陷入轰动一时的风暴时,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邱海涛最近几天突然宣布辞职。这一举措显然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

对于这样一个消极的新闻企业,《红周刊》记者近年来整理了他们的财务数据,发现益华健康在过去几年的收入和采购数据显然是不合理的。不排除怀疑数据欺诈。

收入数据存在很大疑问。

在查看益华健康的2015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时,《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的财务数据有些异常。

2015年至2018年,益华健康营业收入分别为10.31亿元,12.96亿元,21.16亿元和22.04亿元。考虑到国内增值税因素的影响,益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2065.38万元,143,596,100元,231,555,400元和2,384,815,600元。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益华健康的“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00,769,290元,1,452,665,300元,17,904,883元和2015.20万元。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的预收款分别增加了-471.95万元,4484.1万元,-5345万元和-41.44万元。剔除预付款项的影响,2015年至2018年收入的现金流入分别为105,488,400元,14,004,340元,179,579,800元和201,826,410元。

Yichen Health从2015年到2018年的含税收入和现金流量数据相互检查。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的含税收入为154,164,400元,比现金流入多35,537,800元。 5,1976,560元和36255.15万元,理论上这些未实现的收入将形成新的索赔,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事实上,2015年至2018年,益华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3366.33万元,28219.47万元,8530.32万元和10313.78万元,坏账准备金额为207.69万元。2675.98万元,5545.55万元和998.26万元,相应的原值分别为2533.93万元,3076.59万元,9083.89万元和1,130,297,400元。由此可以推断,益华2015年至2018年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原值的原值分别为251,118,500元,5,421,600元,600,700,800元和22,191,500元。

显然,这一结果明显不同于理论上的新债权。其中,2018年,收入虚假增加14604.1万元,2015年实现超过99,472,100元。

此外,益华健康仅在2016年和2017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了终止确认的银行承兑汇票数据。其中,2016年终止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为327,500元,2017年为71.5万元。因此,即使我们考虑到对该法案的认可的影响,我们也无法解释上述数据的差异。

大量购买费用未知

除了对收入数据的疑虑,《红周刊》记者发现,怡华健康的采购数据也存在疑虑。根据财务报告,2015年至2018年,益华健康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2910.2万元,1501087万元,3190.768万元和26695.7万元。 2015年至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购买金额占总购买金额的比例分别为31.05%,29.5%,35.99%和21.94%,可以从总购买金额4,157,879,700元,50,884,100元,880,657,700元和分别为1,251,108,800元。考虑到增值税的影响,益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购买分别为4864.79万元,59,534,400元,1,032,728,700元和1,143,353,100元。

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的“购买商品和劳务现金”分别为415,842,700元,55,145,680元,56,865,400元和778,705,100元。同期预付款分别增加20,873,740元,56,570,500元,-1,773,800元和-16,349,100元。不计预付款的影响,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康共花费了207.01亿元,14525.17万元,57042.62万元和94219.22万元。

包括含税购买和现金支出在内,益华健的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购买和现金支出之间的差额为2086.84万元,52330.98万元,3,161,845元和2729.16万元,理论上这些差异将反映在新债务中。

事实上,从2015年到2018年,益华健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新增加14178.8万元,847.46万元,9572.1万元和6739.7万元。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数量存在巨大差异,分别为667.10万元,438,318.4万元,2204.228万元和-4010588万元。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益华健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分别增加22,190,200元,1,425,511,000元,29,171,800元和20,843,640元。同期,益华健康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的建设支付现金1312.27万元,3,651,190元,561,140,900元和5098.76万元。新长期资产与现金支付的差额分别为90,684,500元,1,388,899,100元,-26,968,100元和-30,144,200元。即使考虑到差异的影响,也无法解释购买数据和应付款之间的数据差异。

(本文发表于7月13日《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