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为:贸易战明年结束 不管谁当总统

国内新闻 阅读(685)
?

采访布什政府美中关系基金会主席:无论谁是总统,贸易战将于明年结束

4b57-ichcymv2758549.png

David J. Firestein

[环球时报记者于金翠]中美经贸磋商已经扭曲扭曲,每一次变化都触动了全球视野。在中国和美国的专家看来,经贸只是两国关系的一部分。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激烈竞争的原因以及当前美国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值得反思。方大伟(David J. Firestein的照片)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国公共政策中心的创始执行主任,也是布什 - 中国 - 中国关系基金会的主席。他于1984年首次踏上中国土地,后来前往中国学习黄河。并在美国驻华使馆服役。最近,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环球时报》,他表示,目前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大部分缺乏内部逻辑。他认为,无论特朗普是否能够再次当选,2020年的贸易战都将结束。

美国从多个可衡量的方面感到失败

环球时报:不久前,中国和美国恢复了贸易谈判,但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突然宣布将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然后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是否会扩大为货币战争?

方大伟:特朗普总统似乎假设他可以对中国施加一定程度的压力,迫使中国的行为发生重大变化,使中国在谈判桌上处于弱势地位,并让自己参与2020年大选。分钟。但根据我的判断,这些假设都是错误的。特朗普的做法显然无法实现其既定目标。

目前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大多数都没有内部经济逻辑。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经济学家都同意。目前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纯粹基于意识形态和政治因素,缺点是显而易见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过去18个月中,美国的政策和立场经常发生变化并且不稳定。特朗普的观点和政策经常会在一周甚至一天内发生变化。

我不认为贸易战或关税战正在变成货币战争。值得我们更多关注的是,贸易战本身反映了一些华盛顿精英的根深蒂固和意识形态问题,即美国的竞争力低于中国。贸易战不是中美关系中的根本问题,而是一个更令人担忧的迹象。

环球时报:美国领导人经常将美国描述为最终将赢得贸易战的政党。美国真的从贸易战中获益吗?您如何看待贸易战对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影响?

方大伟:美国目前对中国的政策在许多可衡量的方面导致了美国的失败。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升至历史新高。美国整体贸易逆差达到了美国建国243年历史的最高点。美国股市走弱,美国人实际上正在缴纳更多税款。据估计,与2017年相比,特朗普对中国的关税战争使美国家庭的年平均成本增加了800美元。随着成本的增加和中国需求的减少,美国公司,工人和农民开始感受到他们带来的更多痛苦。

美国和中国不是贸易战的赢家。从我之前所说的,美国正在失去其贸易战,这是显而易见的。对特朗普政府关税政策的无知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特朗普告诉中国:“我要对自己的人民征税,阻碍经济增长,摧毁股市,放弃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直到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这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美国商人都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许多美国专家认为,美中贸易关系确实存在严重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整体贸易关系不平衡,更有利于中国。但很少有美国人同意特朗普总统处理这些问题的处方。

“海关总统”仍然是连任总统,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环球时报:2020年选举对贸易战和中美关系有何影响?

方大伟:我想谈谈两点。首先,特朗普面临战略选择。他可以是“关税总统”或连任总统,但他不能兼得。如果他继续目前的政策路径,他将失去一些支持,这些失去的选票,如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选票,将使他失去选举。为了赢得连任,特朗普必须结束贸易战,必须在2020年夏天之前结束。

其次,我想说,在过去,大选将刺激美国对中国的政治话语。 2020年的选举可能会缓解美国对中国的政治话语。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不是选举的主要因素。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敌人,并将关税视为美中贸易关系中实际问题的补救措施,但很少有民主党人通过棱镜政府的棱镜来看待中国并同意这些关系。

2020年的选举将迫使特朗普调整他对中国“对美国优先考虑”贸易政策的损害。否则,民主党人很容易从亲商业辩论中得到政治奖金。如果他们足够聪明,可以实现这一点。由于这些和其他原因,2020年的选举可能使美国对中国的话语比过去几年的动态更温和,更温和。

环球时报: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强硬立场和中美贸易问题已引起公众对“第二次冷战”初期的警惕。新冷战迫在眉睫吗?

方大伟:在描述美国与中国之间目前的关系和动态时,许多评论家使用“冷战”并不奇怪。在当前的美中双边关系动态中,冷战存在一些因素。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中国的零和态度。中国被认为持有类似的立场。但是,定义美国和苏联冷战的大部分特征都不在于美中关系。

最大的区别是:第一,缺乏相当程度的整体军事敌意,两个军事联盟的力量大致相等;其次,即使贸易战持续了18个月,美国和中国的两个经济也高度交织在一起;在过去两年美国媒体和政界精英一直把中国塑造成敌人,美国对中国的舆论仍然比20世纪80年代以前苏联的舆论好得多。

美国和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在激烈竞争。虽然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刻,但这不是冷战或冷战。

修昔底德陷阱已经过时,只留下纯粹的学术讨论

环球时报:为什么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如此焦虑? “修昔底德陷阱”真的无法避免?

方大伟:美国对中国崛起的主要关注点是,在一些美国人看来,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并且可能有意图(从一些美国人的角度来看)改变中国的国家。美式生活。这个星球上没有其他国家具备这种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承认中国能力而不相信中国意图的美国人会对中国的持续发展和崛起感到恐慌。

在我看来,美国和中国注定不会成为朋友或敌人。两国之间的关系取决于我们对彼此和我们的选择的假设。如果美国把中国视为敌人,或者更糟糕地主动将中国变成敌人,那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和最悲惨的战略错误之一。

现在和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和中国将继续成为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正如我一直公开表示的那样,美国和中国不是敌人。我希望双方的领导能够理解这一点,并采取适当的行动。至于“修昔底德陷阱”,由于核武器的出现和核威慑的原则,自1945年以来就没有相关的案例记录。在当今世界,可被称为捍卫或崛起的国家的国家都是核 - 武装国家。因此,核武器已经将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变成了纯粹的学术讨论。

环球时报:有人说美国“红色恐慌”正在重新出现。你有什么意见?

方大伟:我不认为“红色恐慌”或“麦卡锡主义2.0”正在重塑美国,但这种心态正在使美国放弃有限政府和市场原则的方式,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美国人,感到震惊和担忧。经济,全球化乃至比较优势的概念。

特朗普政府及其意识形态盟友呼吁加强对人文学科和学术交流的控制,这与现代美国过去的所有做法背道而驰。无论政府任期多长,如果这一趋势在特朗普政府执政后仍然存在,那么就有可能重塑美国,但尚未重塑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和经济政策给美国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但这并非不可逆转。

环球时报:一些美国鹰派主张中国是遏制中国发展的敌人。温和理性的声音可以帮助双边关系恢复健康发展吗?

方大伟:美国目前正在就美中关系发动战争。很少有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他们在这个话题上形成了话语,但他们的声音很大。在“麦卡锡主义”的气氛中,温和的声音,如支持与中国接触的力量,愿意承担风险。美国政府目前无知且自我毁灭,中国的政策相对较少,从而支持“中国是敌人”。人数似乎远远超过实际人数,越来越多人认为“我们需要与中国合作”的人数似乎比他们实际上要少得多。

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中国不是敌人。在评估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时,往往忽略了这一点。在美国,沉默的大多数人仍将中国视为美国未来的重要利益相关者,并且是美国在包括贸易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上不可或缺的伙伴。

作为选民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美国商界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正在危险地偏离正轨。特朗普政府的反生产和自我毁灭政策造成的破坏变得更加明显,中国辩论的内容将发生变化,温和的声音将占据更大的一部分。

平息贸易战的方法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我相信美国的政治进程将在某种程度上促成2020年的解决方案。无论特朗普能够再次当选,2020年的贸易战都将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美中双边关系将恢复到一定程度的正常状态,不是出于任何一方的利他主义,而是出于必要,或者是出于两国人民的共同需要。

主编:李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