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辞职被南航索赔640万 法院判赔141万后仍难离职

国内新闻 阅读(1517)
飞行员辞职被南航索赔640万,法院判赔141万后仍难离职

由于“离职困难”,飞行员施金昌已经“停车”近三年,他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出于个人发展原因,2016年10月,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石金昌试点改变就业岗位。他写信给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后,拒绝申请劳资仲裁。仲裁期间,南航提出反诉,向石金昌索赔赔偿金和违约金,总额超过640万元。

广西壮族自治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广西仲裁委员会)仲裁后,确定施金昌只需赔偿中国南方航空公司141万元的培训费。与此同时,中国南方航空需要与石金昌合作处理分离程序。中国南方航空拒绝接受,史金昌被告上法庭。在2018年5月,该案件经历了两次审判,法院认定仲裁裁决是正确的。

自最终判决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仍未能履行法院的有效判决,施金昌未能加入新俱乐部。

澎湃新闻7月22日采访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广西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已将访谈信转交总公司答复。截至发稿时,该消息尚未收到。

飞行员辞职,南航声称超过640万件索赔

2007年,史金昌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签订了合同《飞行学员培训协议》,并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学院接受了4年的培训。 2011年10月13日。施金昌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签订了合同《劳动合同书》并担任试点职务。合同没有固定期限。

五年后,由于个人发展的考虑,石金昌于2016年10月16日以《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的形式从南航卸下。同年11月3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提出《关于施金昌辞职的复函》,“劳动合同尚未到期,无法确定”,并拒绝申请石金昌辞职。

辞职被驳回后,施金昌向广西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

“当劳动者提前30天以书面形式通知雇主时,劳动合同可以终止。”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收到终止劳动合同的申请后,双方的劳动合同自动取消。据此,史金昌要求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颁发终止劳动关系证书,办理劳务人员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并记录自己的航空人员健康档案,医疗证明,飞行技术简历档案,飞行经验记录簿。飞行员执照和飞行员执照关系以及机组人员登记证已转移至中国民航总局。

石金昌提出劳动仲裁申请后,立即提出反诉,并向石金昌索赔人民币645.36万元。

根据仲裁裁决,索赔包括两部分。首先,南航认为,为了使石金昌成为一个合格的民航试点,南航已经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资源进行培训,总计超过500万元。史金昌需要弥补成本。其次,根据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书》,施金昌应提前取消合同并支付违约金。违约赔偿金是史金昌平均工资的12倍,即405,360元。此外,违约赔偿金还包括培训费用的20%,即100万元,因此违约赔偿金为1,405,360元。

仲裁委员会和法院:飞行员损失了141万,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合作辞职

广西仲裁委员会分析并确认了违约金,培训费和离职程序的争议焦点后,于2016年12月22日作出裁决。

首先,根据《劳动法》,广西仲裁委员会确认施金昌已合法终止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劳务合同。

其次,关于南航的500万元培训费用索赔,该裁定表明,在处理民航系统飞行人员终止劳动合同纠纷时,应参考原民航局,人事部,劳动部和社会保障,以及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委员会与国务院法治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民间发展(2005)第104号](以下简称五部委文件),原中国民航总局《关于贯彻落实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意见有关问题的通知》确定治疗原则和培训费用计算标准。

根据上述文件,飞行员培训费补偿费标准是根据飞行员的初始培训费用70万元计算的。根据试点参与工作,补偿费的计算方法是年平均增加20%。史金昌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工作生涯约为5。08年。培训费用应为:70万元+ 70万元×20%×5.08=1,141,200元。

关于施金昌是否应支付违约赔偿金,广西仲裁委员会认为施金昌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签订并执行《飞行学院培训协议》时,施金昌是学生,不适用劳动法规范;史金昌进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后,南方航空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书是与史金昌签订的,没有证据表明约定的服务期限和没有索赔的违约赔偿金。因此,它不受支持。

广西仲裁委员会决定,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履行石金昌颁发劳动合同终止证书和安全评估证书的强制性法律义务,办理个人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的转移手续;档案被移交给民航区域管理局,文件在那里转移。

2017年1月,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拒绝接受仲裁裁决并向法院起诉史金昌,仍然索赔超过640万元。

2017年10月16日,南宁西乡塘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与广西劳动仲裁委员会的判决没有什么不同。法院认为,如果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未能证明培训费用为500万元,培训费只能按照最高法院提交的有关文件中的计算标准计算,该标准应为1.4112万元。与此同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没有证据证明施金昌同意服务期。索赔违约赔偿金既没有事实也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得到支持。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必须配合施金昌的相关分离程序。

中国南方航空拒绝接受上诉。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7日作出终审判决,认为一审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护。

飞行员申请执行并且没有成功辞职

施金昌说,法院判决生效后,他多次前往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进行谈判,但未得到妥善解决。他向法院申请执法。西藏塘区法院于2018年9月5日提起诉讼。

施金昌说,2018年12月7日,司法警察和执行法官陪同他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广西分公司。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表达了他们的合作,并表示他们将尽快返回法院。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终止劳务关系的证据再次引发了双方之间的争端。

件。

施金昌表示,在处理其他核心辞职手续时,双方也存在“争议”。如果安全评估证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引用了其他判例,则认为不能向石金昌发出并需要收到申请。施金昌认为,南航应遵守法院的判决,履行颁发安全评估证书的强制性法律义务。

近年来,人们经常报道各地飞行员离境的事件。一位航空业内部人士告诉消息,由于成本高,飞行员培训时间长,面对飞行员的离开,一些航空公司将推迟飞行员的出发时间并控制飞行员的失误率。

判决是分段执行的。

对此,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有关人员告诉消息,6月21日,法院再次对双方进行了采访,详情未披露。

http://kids.fulloptionch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