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全书”式的佛教艺术,唐卡是一种“信仰”之上的收藏

国内新闻 阅读(691)

▲明永乐皇家红蜻蜓敌人刺绣唐卡335.3 x 213.4厘米(2014香港佳士得秋拍价:3.1亿港元)

经过数百年的沧桑,它已经染上了无数年,

但是颜色仍然生动,似乎灵魂总是如此纯净,

组成有序,线条精确,光滑,

红色和绿色之间存在强烈对比,

这件艺术品具有无穷无尽的魅力。

▲明永乐皇家红蜻蜓敌人刺绣唐卡部分335.3 x 213.4厘米(2014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价格:3.1亿港元)

它于20世纪40年代投入西方,并于1977年首次在伦敦的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卖,并由一位印度收藏家以7000英镑的价格拍卖。

后来,在1994年,他以100万美元在纽约的佳士得转手。

当它再次出现时,它是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交易价格超过3000万港元。

▲明永乐皇家红蜻蜓敌人刺绣唐卡部分335.3 x 213.4厘米(2014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价格:3.1亿港元)

辗转直到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这件极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唐卡,获得来自拍场内外的争相竞投,在历时22分钟的激烈角逐后,终被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先生以3.1亿港元的天价纳入收藏,这件被称为“唐卡之王”的拍品,创下中国艺术品有史以来国际拍卖的最高价。

▲吉祥天堂母亲西藏,H 45 78 x W 27 x D 14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阎护蒙,H 30 78 x W 23 18 x D 78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唐卡(Thang-ga)也叫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译,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

唐卡是西藏文化中一种独特的绘画艺术形式。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瑰宝。其主题涵盖西藏历史,政治,文化和社会民俗生活。它也被称为理解。西藏的“百科全书”和传世的唐卡大多是藏传佛教和文学作品。

藏族的独特艺术,文化的奇葩

▲大约1270年,在西藏,Pamo Bamboo 12 58 x 10 18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在15世纪初,西藏,两个萨迦派族长84 x 78.2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关于唐卡的起源,有许多不同的意见。只有一个人可以知道它有悠久的历史。它自公元7世纪以来就被记录下来,至今已有1300多年。

有传言说,吐蕃观音(观音菩萨的化身)松赞干布在神秀之后用自己的流鼻血写了一幅白色拉姆的肖像。这是第一个唐卡:据传说,这个唐卡是由水果竹制成的。西方活佛隐藏在白色公羊的肚子里。

而在地域上,其形成了众多派别,其中有着四大主流画派即卫藏地区(西藏自治区)的勉唐画派、康巴地区(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为中心)的噶玛噶孜画派、安多地区(青海地区)的热贡画派和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的青直画派。

▲16世纪,西藏,Mahakala为Panjaranatha 158.8 x 121.9 cm(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最初的唐卡,多是民间画师供奉给寺庙的零散作品,后来,从五世达赖起,成立了相当于画院的机构,唐卡创作进入了专门化创作时期。

后七世达赖格桑嘉措时,成立了“拉日白吉社”,这一如同官方性质的画院。而这直接推动了唐卡艺术的发展。自此,唐卡绘制也逐渐出现了许多流派。

▲17世纪初,在西藏,密集的金刚30 x 23(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大约17世纪,尼泊尔,Vaishravana和Vasudhara 10.3 x 16.2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大约17世纪,蒙古,67 x 47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在17世纪下半叶,西藏,香巴拉第六佛法(宗教)国王80.9 x 43.3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事实上,唐卡有三大主要产地:西藏、青海、尼泊尔,含多个画派。

宗教性质,继承和生产技术都有其独特的特点。西藏和青海只是唐卡目前的生产地之一,但它们不能称为唐卡的发源地。尼泊尔是唐卡出生的地方。出生在尼泊尔的释迦牟尼,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除了尼泊尔、西藏、青海之外,目前依然有绘制唐卡传统的还有不丹、印度、以及斯里兰卡等。

中华民国布迪藏佛画22.5x16cm(现在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

▲18世纪,西藏东部,日光菩萨H 38 38 in。x W 19 12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18世纪,西藏,两个罗汉63.5 x 45.7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繁复的绘制,精巧的工艺

传统的唐卡绘图要求严格,程序极其复杂。它必须根据经文中的主人的仪式和要求进行,包括绘画前的仪式,制作画布,绘图草稿,着色和染色,勾线塑造,铺金和睁眼。一整套处理程序,如分切和打开。

制作一幅唐卡耗时较长,短则半年完成,长则需要十余年。

▲18世纪,北京,站立释迦牟尼佛75 x 49厘米(现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18-19世纪,西藏,释迦牟尼和他生命的场景158 x 77厘米(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18世纪,西藏,第五世达赖喇嘛Awang Luo Sang Gyatso(1617-1682)26 18 x 16 58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清干隆(1736-1795),中国大陆罗侯罗尊子53 x 32 12(现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唐卡的画笔笔触细腻,线条精美,许多链接需要画家的作品,不能修改。这反映了它的严谨性和细致性。

▲19世纪,北京,sGral-na dKar-po 128.6 x 53.3 cm(现在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在19世纪,西藏,Bon Benz Warrior 49 58 x 30 18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19世纪,西藏21日(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第1名)

▲19世纪,西藏,64境境H 64 12 x W 40 18 x D 12 in(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在20世纪初,西藏,六个转世65 38 x 39 34(现在在美国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

信仰的载体,收藏渐入佳境

2006年唐卡被列入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众多信徒珍视和膜拜的同时,也逐渐为人所知,其潜在的无穷艺术价值,渐渐明晰,而人们对唐卡的收藏热情也在逐渐升温。

这种新的收藏品逐渐形成,越来越受到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和鉴赏家的喜爱。

▲《六臂马哈嘎啦》(现在中国美术馆)

▲《萨迦五祖》(现在中国美术馆)

▲《释迦牟尼》(现在中国美术馆)

由于唐卡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逐渐被艺术收藏家和爱好者挖掘出来,拍卖公司逐渐推出了唐卡拍卖专场,人们越来越关注唐卡。

唐卡出现在艺术市场上的种类繁多,风格不同,题材也很丰富,逐渐体现出不同的收藏价值。

▲明永乐缂丝释迦牟佛坐像唐卡30.5×32.4(2010香港佳士得秋拍价:4,145,200元)

▲清朝初期,皇家丝绸六臂黑天唐卡78 x 38厘米(2017年佳士得香港春季拍卖会价格:港币486万元)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每轴唐卡画似乎在描绘一个完整的故事,代表着一种信仰的高度与神圣,虽然其内容多是围绕佛像与经变故事中深邃的哲理,但这种用规整严密的图符造型信息达到传播教化众生的目的,逐渐为世人所发掘,因此,唐卡的收藏价值与日俱增。

2010-2017年唐卡拍卖成交部分记录

2018年唐卡拍卖成交部分记录

唐卡的收藏实际上是一个利基类别,主要是因为它收集困难,识别困难,投资门槛高。

唐卡的识别技术相对稀缺,主要基于“眼睛”,唐卡的收藏不仅基于其表面,而且往往有数千个奖学金。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唐卡逐渐出现在拍卖场上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作为信仰的载体,我相信唐卡将在未来展现更多价值。

▲18世纪武术佛金卡长50.5cm;宽74cm(2017中国贸易盛佳春拍卖价:9775万)

▲明末,绣花释迦牟尼唐卡71.5×50.5cm(2017年北京保利12周年春拍价:460万元)

▲清康熙高213cm;宽度为102cm(2017年北京保利12周年春拍价:138万元)

唐卡就像是笔尖上的练习,

使用其永恒和常规法规,

标准化图片的空间模式,

这也是事实,

唐卡所包含的不变和不断变化的艺术灵魂,

只有逐渐佩服的人。

http://www.sugys.com/bdsRl/6X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