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编剧阿来:他们在山脚还是凡人 登顶时就成了英雄

国内新闻 阅读(1935)
?

“它将是山顶,山会很小”。 “乌云密布,鸟儿根深蒂固。”古代诗人热衷于写出登峰造极的情调,留下许多着名的诗歌。

电影《攀登者》编剧兼作家阿来(Alai)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提升的传统。中国人有英勇的精神,对世界充满好奇。

爬山在四川的马尔坎,一年四季都在青藏高原的山间漫步,爬山是阿来探索自然的一种方式。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中国人民两次登上珠穆朗玛峰给阿德莱德青年时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4年,出于对攀登故事的好奇,Alai于1960年采访了首批中国攀登英雄王福州,屈银华,刘连满,贡布,并与首位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登山者Pando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在随后的两年中,第一批登山者相继去世,仅留下贡布。

利用这些材料的积累和全面的采访,阿来在接到上海电影集团的剧本创作后迅速提交了《万字》的大纲,并整理了主要人物和故事情节。长篇小说《云中记》写完后,阿来迅速投资了《攀登者》的文学剧本写作。2018年10月20日,他被写在青藏高原咸安,杨麦勇和夏洛特多吉的三座雪山下,11月2今天是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起草的。

这个40,000字的脚本以文学书籍的形式最好地诠释了阿来作为“攀登者”的精神。当时,他正在访问阿尔及尔。由于时差,他在凌晨三点醒来后参与写作。该脚本在短短两周内完成。

作为国庆节最受欢迎的电影之一,新颖的主题和强大的阵容使《攀登者》成为许多观众的首选,但电影和票房的表现未能达到预期。截至10月9日20:00,总票房达8.6亿元。

一些观众认为《攀登者》在角色的情感戏剧中有太多墨水,导致主线失去焦点。但是,一些评论员指出,《攀登者》的危机片段处理和镜头编辑安排是国内电影可以达到的最佳标准。人物比较饱满,特效也是电影的亮点。

阿莱还这两天在互联网上注意到了批评。他希望观众能够理解并容忍成长阶段的家庭电影。 “所有艺术都有遗憾。如果听众对登山者的故事有更多的了解和兴趣,那就更好了。”

阿来认为,1960年在珠穆朗玛峰举行的首届中国成功首脑会议不仅是领土和主权的宣布,而且是体育精神的体现。这也是中国人民对中国山河的科学认识。当今的户外运动追求的是与自然的对话和自我挑战。

在接受第一次财务采访时,他写了《攀登者》并写了精神。在剧中,他最想表达的是这群登山者是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他们聚集在一起,在缺乏材料的时代,这将成为不可能,并登上最高峰。

“当他们站在山脚下时,他们仍然是凡人。当他们登上山顶时,他们就成了英雄。攀登的过程不仅是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过程,而且是升华的过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特别是在七八公里的地方,在生与死中,都要接受对身体和意志的双重考验。”

在同名文学书籍《攀登者》中,阿来写下了李国良的话:巨大的诱惑,或者山顶的荣耀,或者寒冷的死亡。”

死亡迫在眉睫。最初的攀登总是伴随着痛苦。它支持这样的信念,即这些普通百姓最终将登顶。在阿来看来,一种是崇高的爱国情怀,另一种是来自普通百姓。非凡的人的强烈愿望,爱国主义和成就心共同支持他们克服痛苦和恐惧。

这一壮举还感染了那些不懂爬山的人。在藏族文化中,珠穆朗玛峰是神的山。起初,藏族人民不了解藏族去爬山。他们认为这是对众神的冒犯。但是,在首脑会议成功之后,人们蜂拥而至,将他们放在肩膀上:“这个人是神。” !“

在阿来看来,剧本创作和文学创作截然不同。文学不需要那么多的人和资本投资。电影是集体创作和劳动。不可避免地会进行更复杂的考虑:“必须同时考虑投资者,导演的思想和演员的思想。剧本只是一个基础。

完成文学剧本后,阿来没有参与剧本的创作,而是将其交给了更专业的制片人。从电影拍摄的角度出发,它经过精心和细致的改良,并从商业价值的角度来考虑故事。走向角色关系和演员的表演。在最后的渲染中,观众争议的情感戏剧实际上来自真实的故事。登山者的支持者也得到他们的亲人和爱人的支持。就像黑牡丹把李国梁的骨灰带到山顶一样,这里也有一支藏族登山队。女队员将牺牲丈夫的骨灰到山顶以完成他的愿望。

《攀登者》从头开始的过程就像攀登高峰一样,充满了艰辛。去年6月底,上海电影集团决定拍摄一部攀登珠穆朗玛峰主题并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电影。但是,从编写脚本到最终发行,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于一部大制作的电影来说,时间很紧张。在过去的三年零五年中,创建了相似的主题。勾勒出轮廓后,有必要快速确定拍摄团队,演员和背景。这也是李仁刚导演经历的最短的电影之一。经过紧凑,周密的计划,现场拍摄于今年2月中旬完成。

《攀登者》主要任务完成了例行任务无法完成的任务,克服了无数困难,最终创造了珠穆朗玛峰最高海拔停工仪式的记录,并成功地设置了国庆节填补了空缺中国市场。

在国庆节期间,李仁刚带领吴敬,张艺,胡戈和京伯兰到五个城市巡回演出,以向更多观众宣传这部历史性电影和电影的英雄事迹。吴静说:“影片上映后,我一开始有点困惑,但是随着道路从北向南走,我们看到了更多的观众,听到了更多真实的声音。这些声音使我们更加自信。我们仍在尝试进行第二次峰会。”

(编辑:DF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