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书香社会:“流动书包”8年为村民送书上万册

国内新闻 阅读(1767)
?

建立百花齐放的民间文化

8年内为村民提供数万本书的“手提袋”

赵家庄村村民委员会“农家书店”的馆员把这些书交给了护林员。照片由赵家庄村委会提供

青龙街青玉学院。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张文玲/照片

杨志荣的“手提包”已经问世8年了。每周,他都会将30或40本书装在一个方形的书包中,并带到11个村民小组,其中最远的村委会距离村委会12公里。

杨志荣,云南省安宁市青龙街道办事处赵家庄村村委会“农家书店”的专职图书馆员。自2011年10月在赵家庄村村委会启动“手提袋”系统以来,他的背袋被打碎了三个。

包很重,但杨志荣却喜欢搬运。 “图书馆每天打扫,但没人在读书。”提着书包到村民小组活动室,村民们会过来。他在村里住了很长时间。他知道哪个村庄喜欢读书。在去那里之前,他会为他们找到一本好书,而不会让村民失望。

“我们将其发送到村庄,基本上可以使用农民书店的书。”杨志荣说。

早在2008年,赵家庄村民委员会就成立了农舍书店。但是,由于村民分散居住,几乎没有时间没有习惯去村委会学习。农夫的书店大部分闲置。

闲散的书本使赵家庄村支部书记李海涛惊慌失措。他想到了村干部每周都去村小组服务。

李海涛介绍说,2010年,为防止群众多跑,赵家庄村委会改变了作风。村民服务站不再等待村民上班,每周工作一到三周,涉及村民的生产。农业,土地,审计,法律纠纷等生活部门的工作人员将带着公章和有关文件来到每个村民小组,为村民工作。在11个村组中,工作人员每月去4个村组。

在李海涛看来,该村的服务站正在向前发展,农民的书店也可以向前发展。村民不仅可以毫无政策地咨询村庄,就业服务也不能离开村庄,社会保障制度也不能离开村庄,劳动合同管理制度也不能离开村庄,申请政策补贴不会离开村庄,而且该书不用于阅读报纸,因此对于在家工作的人们来说非常方便。愿意学习的人。他说:“这是村干部转变工作作风,做好群众服务的基础。”

2011年,流动村在文职服务站增加了一个“移动包”。杨志荣拿着这个小书包,向11个村民小组寄出了近3000本书。

杨志荣发现,村民的阅读习惯主要是文学,生活和农业。从每年的12月到次年的2月,阅读最多的是护卫各种山口的护林员。 “林业工作很无聊,读书可以打发时间。”村委会有15个证卡积分,杨志荣每次都会去这些证卡积分给护林员。大天目村的李双福每次都向杨志荣借五六本书。他可以在大约一周的时间内阅读它,这是他所读的书《亮剑》 《杨虎城大传》 《中国远征军》 《退伍兵》 《市长日记》

根据村干部的观察,自从“手提袋”进入村里以来,村民的素养得到了细微的提高。 “过去,当说出国家政策时,村民们听不懂它,而是自己做。”李海涛说。现在,村民将主动要求图书馆员“带些报纸看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赵家庄有很多彝族。村委会不仅依靠“流动书籍”将文化传播到乡村,而且努力保持乡村的彝族文化。

在赵家庄村委会的“农家书店”旁边,是赵家庄Dai族文化村的陈列室。这个有两个房间的乡村博物馆记录着赵家庄彝族的风俗习惯。服饰的演变,人物的文化文化和彝族代表家庭,博物馆收集的文物由村干部收集到村民小组中。

赵家庄送书给村,送书到服务方式的田野,使沉睡的农民书店焕发活力。此后,“手提袋”在青龙街道办事处村委会(社区)农民书店里推广。

青龙街文化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向永兴说,“手提袋”的推广不仅激发了村民的阅读兴趣,也促进了农民书店的建设。每年,村委会图书馆员都要到村民的家中征求村民的意见,这样,农家购买的书才更有针对性。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八年中,青龙街的“手提袋”已向群众送去了1.2万多本书。

不仅如此,青龙街文化综合服务中心还与云南省图书馆签署了一项协议,该图书馆每年向青龙街提供1000份期刊。中心的工作人员整理了日记,然后哪个部门去了村子从事活动,他们都遵循了日记。当您到达村庄时,请打开汽车后备箱,让村民将其捡起。 “如果您想观看它,只需拿下它,注册一下,就不要回来了。”单永兴说。

他们还鼓励文化站从青龙街的图书馆借书,并用“手提袋”将它们送到村民家中,并在一个月后归还。

图书馆建在青龙街的龙川街。这棵绿树覆盖的街道并不长,但是有两个红牌冲孔点:“乡愁学院”和“乡愁图书馆”。

2017年,为了提高农村居民的阅读率,云南出版集团和云南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在全省传统乡镇实施100所“乡思学校”。青龙街用了20余天的时间,在原来的单位中闲置了食堂,并成为云南第一家新华书店,也是云南第一家“翔宇书院”。该书店的工作人员说,城市书店里的科学书籍不太流行,在这里很受欢迎。水电维护,烹饪技术和保健书籍的销售也不错。

它是距离“故乡学院”不远的地方,它是今年1月建成的“乡愁图书馆”。图书馆是从青龙中学旧校舍的闲置教室改造而成的。 350平方米分为图书馆区和阅读活动区。图书馆有10,000多本书。

“故乡学院”和“乡愁图书馆”的乡愁是相同的。所用的桌椅,电视机,水壶,婴儿凳,竹篮,凤凰自行车,手电筒,台灯,午餐盒,奶油等都是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老物件。 1960年代和1970年代。青子社区的绿化中子在书店的墙上看到了旧照片,还有年轻人穿着彝族服饰的照片。庆隆学校的老师唐慧芬没想到原来的学生教学大纲就留在了乡愁书中。博物馆”。

通常安静的龙川街在上周末变成了青龙街的乡镇(农村集市记者注)。沿着龙川街四面八方来买卖的人们尖叫,奔涌,拥挤。

“乡愁图书馆”馆长董丽华发现,每次去市场时,戴眼镜的眼镜(化名)都必须到图书馆。来自云南昭通的10岁男孩跟随他的父母,那里有一个市场,父母在那里卖小百货商店。自“乡愁图书馆”建成以来,您不必坐在小摊上,阳光普照。图书馆优雅而安静,是阅读或做作业的一天。

董丽华说:“'乡愁图书馆'是'托儿所'和社区的公共起居室。”

每个周末,青龙社区的工作人员和云南经济管理学院的大学生志愿者都必须来图书馆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堂”活动,包括家庭辅导,兴趣班,知识竞赛和阅读俱乐部。这些活动,无论是居住在社区中的儿童还是跟随父母在市场上做生意的农村儿童,都可以免费参加。

青龙街道党委常委王龙四说,青龙街道的少数民族为彝族和苗族,人口占青龙街道总人口的11.8%。两国都有悠久而丰富的文化。 “乡愁学院”和“乡愁图书馆”有专门的书柜来展示当地少数民族的文化出版物,以便当地人能够了解自己的文化。

在王思思看来,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学术社会的建设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群众在哪里,文化的基本服务设施将在哪里建立,提高村民的文化素养对民族文化的传承具有积极意义。

“为了弥补乡村阅读的不足,我们可以更好地构建具有民族文化和鲜花的学术社会。”王思思说。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张文玲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